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我在北京的春季了听了全球最好的21部电

发布时间:2019-04-04 07:26:13

在2018北京国际电影节(BJIFF)的这些天,最大的感触就是,一天看超过三部电影,由于太疲惫,只不过是看过了而

在2018北京国际电影节(BJIFF)的这些天,最大的感触就是,一天看超过三部电影,由于太疲惫,只不过是看过了而已,而根本没有“进入”电影(听上去好像是盗用了IMAX的广告词呢)

这届北影节正好和台北金马奇异影展“撞上”,因而我来了北京,黄豆豆老师在台北查阅学术资料顺便观摩,他稍后会奉上让人期待的金马奇异行

而我的北影节,前三天每天4场,还好大半都在小西天的中国电影资料馆,还没那末疲于奔命。后三天满北京跑,让人觉得,跑电影节,一天三部真的是精力体力耐力之极限

在送出去和浪费了好几张转场实在太难的票子以后,本届BJIFF最后实际看片是六天21场

电影节有自己策划的电影单元,而这次出发的时候,我自己也规划了一个私人的配乐大师主题单元

没抢到汉斯孤单那场纪录片,好在自己对寂寞师父也是无感

我的2018北影节,重点是莫里康内+坂本龙一的配乐大师单元

去北京的高铁九个小时,正好可以读完大半本台湾版的《莫利柯奈-50年一瞬的魔幻时刻》,算是对这次莫大师配乐电影的一次预习,莫大师在台湾呢,比较新的翻法就是莫利柯奈)

我个人喜欢Ennio Morricone的译名是颜尼欧·莫里康内

里缓冲好了《黄金三镖客》和《西部往事》的OST,作为高铁横跨大半个中国的音乐背景

高铁中途,武则天故乡上来了一对老夫妇带着孙女,孙女一来就开始自来熟表演那种中国大部分基层文化馆声乐老师教出来的假惺惺做作又装可爱的少儿民歌,后座的人们还热烈地喝彩,还好我戴着降噪耳机,可以一边看着小姑娘早熟的表演,一边耳朵里是《西部往事》那宽阔的女声,正刺破剑门蜀道的云,直插秦岭深处的松

莫大师的那本传记里写,当年他和贝托鲁奇关系甚好,连续五部电影都合作,但恰恰贝托鲁奇没找他配《末代皇帝》,虽然他们关系后来照旧非常好,但大师还是有点耿耿于怀的,《末代皇帝》是他最想配但是没配到的电影

好玩的是,这次北影节卖到满座的去年威尼斯纪录片《坂本龙1:终曲》中,坂本是这样解释他是如何拿到《末代皇帝》配乐的

坂本桑本来是被请到中国长春演出《末代皇帝》中日本军人甘粕正彦这个角色的

坂本桑年轻的时候神似梁朝伟,尤其是眼神

可是他到了长春后,不但演戏,还被拉去作了几首曲子,后来干脆成为了《末代皇帝》三位配乐之一,并获得了奥斯卡奖,走向国际

由于我2015年已在上海看过《末代皇帝》,所以这次北影节就没看了

但坂本也“投诉”说,很多时候,都到要录音了,贝托鲁奇却叫他临时改曲子,并说

“如果是莫里康内的话,就会乖乖去改!”

看到这儿的时候,观众爆满的资料馆大厅,爆发出一片笑声

很显然,爱电影音乐的人儿,在这个夜晚相聚,不管你是喜欢坂本桑还是莫大师

坂本桑头上扣着水桶录雨水声音的这个画面,真是可爱,以至于北影节的展映片花,以及这部电影的日本正式海报,都用了这个场景的剧照

4月21号,还去到闷热得犹如南洋爪哇岛的万达CBD9号厅看依旧是满场的《战场上的圣诞快乐》,之所以能抢到这张票,是当时多了个心眼进看了下海报,原来就是《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而很多没抢到的票的,被这个译名迷惑了

坂本桑和大卫·鲍伊两位音乐大师同框,已是绝唱

坂本当年给大岛渚的条件就是,找我演,那末我就要配乐(倔强抿嘴脸)

因而有了这曲抚慰人心灵,又带着电子乐时期烙印的传世电影音乐

《坂本龙1:终曲》中,坂本桑在地震灾民聚集的体育馆演出,第一首就是他自己用钢琴弹奏的《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

这次北影节其实还有坂本为西班牙大师阿莫多瓦配的《高跟鞋》展映,但我就是排不过来,作罢

比较有意思的是,32年前,坂本第一次取得提名就拿到了奥斯卡最好配乐,而他那年打败的对手中,就有一样非常经典的莫大师配的《铁面无私》

这是莫大师和《铁面无私》导演布莱恩·德·帕尔玛

可怜的莫大师五次入围奥斯卡而没得奖,艰辛程度和罗杰·狄金斯有一拼,2007年奥斯卡觉得实在丢不起自己的脸,就给了莫大师了个毕生成绩奖,可是大师十年后真的拿到了奥斯卡最好配乐(《8恶人》),扬眉吐气,而那1届,被提名了12项奥斯卡的《荒野猎人》,恰好坂本桑的配乐没入围,失去了和莫大师同场较量的机会

2014年第一次参加北影节,就是由于那年要放莫里康内配乐的《天堂电影院》,我周五晚上飞北京,周六看《天堂电影院》还附带惊喜的《西西里美丽传说》,周日飞回四川,周日上班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

莫里康内和这两部片导演托纳多雷亲如父子

想想在其实不遥远的2014年的北影节,还是托了我在北京的朋友很多老师现场排票才抢到,而仅仅4年后,早就络抢票了

很有意思的是,大雨滂沱的周六夜,在三里屯看完很喜欢的《蒲公英》,大门口撞见了很多老师。这次北影节,和很多朋友都同场,却是后来看朋友圈才知道的——好像北影节还真只是个闷头转场的地方,而上影节才是白天看片晚上会友的大派对吧

虽然觉得三里屯美嘉的各种条件平平,但今年的绿植店招倒是很吸引人的

好,这次来北影节呢,下定决心要来的催化剂之一,就是莱昂内的“三镖客”和“3往事”,可以一次解决两部

这六部电影的配乐都是莫大师,他和莱昂内还是小学同学,不过这是他们后来合作电影了,才在照片上发现的

两位大师的合作可谓琴瑟和鸣

2015年,在上影节看了《荒野大镖客》,那部电影,莫大师在访谈中说这是莱昂内早期的作品,其实个人感觉很“烂”——这个合作对象,可真是有啥说啥

事实上,《荒野大镖客》虽然在莱昂内的电影中算短的了,那次看的时候还是睡了过去(那年在上海,平均每天5部电影,现在想来真是难以“消化”)

《荒野大镖客》配乐最有记忆点的,就是口哨了

一样是2015年的上影节,看到了心心念念的《美国往事》,哪怕是堂子大而无当,观影效果奇差非常的大光明,在大银幕上看到詹妮弗·康纳利的那段独舞,也是值回票价了

这段舞用的这只曲子

固然,《美国往事》最着名的,是这只Deborah's Theme

今年北影节,首先看到的是镖客系列的第三部,也是口碑最好(包括配乐莫大师本人都说好)的《黄金三镖客》,丑家伙、坏家伙和好家伙的故事,但重点是丑与好的故事

那天中国电影资料馆《黄金三镖客》,米高梅的厂牌1出来,观众就开始鼓掌了,结果是一段米高梅90周年的短片,等到《黄金》那著名的老鸦声+口哨+电子合成器键盘+合唱声+绚丽的小号组成的“Il Buono, Il Cattivo, Il Brutto”一出,观众却忘记鼓掌了(论如何保护观众观影的情绪与掌声节奏)

可以想见,当年这类近乎于怪诞的乐器组合弄出来的音乐,是如何震惊全球的

固然,东木大叔当年也确切非常有巨星魅力

那年莫大师得奥斯卡毕生成绩奖,东木大叔亲身给他颁奖(我当年居然预测对了颁奖佳宾这件事)

演坏家伙的李·范·克里夫长得太像刘德华了,尤其是大银幕特写,可是《黄金三镖客》全球上映那年,刘华才5岁而已。这位老戏骨已经于1989年去世

演丑家伙的埃里·瓦拉赫喜剧味道很浓,他2010年拿到奥斯卡毕生成就奖,4年后去世,但他的老搭档东木大叔这些年还一直有新作问世

而莱昂内”往事“系列的第一部《西部往事》,则是同一天晚上在红星太平洋的LUXE厅看的。其实前几年就在成都的太古里百丽宫看到过LUXE,做3D很利害的RealD家做的,感觉对IMAX是巨大的威逼呢

红星太平洋LUXE的放映效果固然是好到没话说,但想吐槽的是那个有坡度的座位设计,前排观众略微向前倾一点,或腰直立一下,后面的观众的视野就会被大脑袋挡住,所以观影的进程中,不断有后排观众叫前排观众头低一点嘛的场景,影响观感

红星太平洋夜间出场电梯也是非常奇怪,不但随时超重浪费时间,还老掉牙地慢,这场观众的离开,至少花掉20分钟以上

《西部往事》是莱昂内极少的大女主电影,意大利女星克劳迪娅·卡汀娜(CC),也颇有一点碧姬·芭铎的感觉

去年戛纳的海报就是以她的形象设计的

当CC饰演的女主一出现,《西部往事》招牌的主旋律音乐就腾空而起,还有那高如云端的女声无歌词吟唱,我找不到其他的词了,若是在大银幕上看到画面配这只曲子,只能形容为”销魂“,这部电影配乐,和另外一部港台翻译的片名气质很搭,叫《狂沙十万里》

《西部往事》讲的是当年美国西部修铁路的故事,其中还涉及到几个华工的镜头,但并没展开,当年华人为美国铁路修建作出了重大贡献,却遭受了非常屈辱的待遇,吴宇森导演曾传出过要拍《华工血泪史》的电影,但还是夭折了

这次在北影节还看到了几近和《黄金三镖客》同时的《阿尔及尔之战》,威尼斯金狮奖得主

《阿尔及尔之战》讲述的是1950年代阿尔及利亚人反抗法国殖民统治者的故事,像是一部黑白的伪纪录片,莫大师的配乐,用了很多鼓点和钢琴的声音来表现时局的紧急

另外再列出个人今年北影节心水的几部电影配乐或歌曲

《安妮霍尔》

固然是由于女神戴安基顿的那首Seems Like Old Times了!

《巫山云雨》

三峡小城巫山的1995年,带着时代烙印的《蓝蓝的夜,蓝蓝的梦》和《当爱已成往事》(那个没有版权概念的时代,有可能没付歌曲版权费也是情有可原)

《楢山节考》(1958版)

日本传统乐器三弦配乐很有特点,与全片舞台剧效果相得益彰

《秋日奏鸣曲》

光是英格丽鲍曼讲授如果弹奏肖邦,就等于上了一堂大师课

《青春祭》

金鸡奖最好配乐提名,瞿小松和刘索拉这对曾的大师级音乐伴侣的罕见电影音乐合作,整部电影也是他俩的音乐“青春祭”(刘索拉不仅仅是《圆桌派》那个白发“魔女”喔,她的传奇可以拍一部电影了)

《纯真年代》

噢,大师伯恩斯坦生命中最后十年的最好杰作之一,当年奥斯卡输给威廉姆斯大帝的《辛德勒的名单》

《忠烈图》+《空山灵雨》+《侠女》

胡金铨和他的御用配乐吴大江,在武侠片中对中国传统戏曲及音乐的应用,放眼华语影坛百年,无人能匹敌

(END)

相干Tags:

病毒性感冒反复发烧吗
病毒性感冒反复高热是什么情况
病毒性感冒发热反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