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蓝白社 第一百八十一章 信仰之跃

发布时间:2020-01-16 21:43:25

蓝白社 第一百八十一章 信仰之跃

墨穷一边处理伤势,一边跟这里的伤员聊着,大概了解了一下这里的情况。

登上山的未必是综合素质最强的,但一定是空气墙运用最熟练的。

相比起来,刚上来的墨穷还只是垫底的。

在这里训练,大家都会受伤,不仅是刚来的人,就算是这届头名的亚历山大,不也被雷劈了?

信仰之跃,波动球,跳崖射击,立体格斗,空中飞车,云端蛙跳……

诸如此类的项目,各个都是骚操作,一个比一个极限,生命安全虽然都有所保障,但受伤却是常有的事,难以避免。

好在,这里医疗条件是最好的,又有许多教官与工作人员汇聚于此,基本上不是故意把自己作死,就没有问题。

比如之前的上山项目,看起来伤得挺惨,但教官却一直观察着,除非故意不保护好自己的要害,硬要往锐器上撞自己最薄弱之处,那就没办法了。

又比如亚历山大,头铁,大半夜一个人去加练,结果误入雷云,若不是有教官发现,现在葬礼都办完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那种留下后遗症的伤患,一旦严重到要截肢的程度,即便配上了完美的仿生义肢,那被替换过的部位,也再没法自主进步下去了,再想增强只能依赖于技术的提升。

但这种情况很少,而哪怕出现了,之后也一样可以成为正式社员,因为社里的仿生器官技术所生产的部位,都是社员级的。

墨穷伤得不重,以这里的医疗条件,几个小时就生龙活虎了,就算是输血,注射液化天然气也难不倒他们,这里已经早有准备。

当他含着棒棒糖走出救助站透气时,易波就过来说道:“我们组你是唯一上山的,所以在这里需要搭档时,只能与其他组的人混合训练。”

墨穷点点头,刚想问和谁,就见游辛走了出来说道:“肯定是我,哈哈。”

易波看他一眼点头道:“没错,就是他,他也是第五组唯一上山的人,而且他上山后休息了一天,到现在也没开始训练,进度和你是一样的。”

“那么,首先是信仰之跃了?”墨穷已经自己了解了一些。

易波笑着带他们来到一处悬崖边说道:“信仰之跃是大家取得别称,实际上是安全降落训练,要做到任何坠落下,只要不缺糖,只要意识清醒,就不会摔死的程度……”

社员未来所面临的诸多情况中,跳楼跳崖跳飞机是常有的事。

有条件时,可以跳伞,既省力也掩人耳目。

但没有条件时,总不能不跳吧?

踏着空气上天,一旦学会了就会很容易,可下来时,却要面对加速度的限制,那不是随便在脚下生成一块锚定的空气墙就能站住的。

其硬度和距离都有讲究,若是下降的速度太快,再踩在空气墙上,那后果其实和摔在地上区别不大。

易波和五组教官都在一块,向两人教授道:“信仰之跃主要分两种,一种是把刚性空气墙固定在体表,形成‘威装’,利用它的摩擦力不断地减速、滑翔,最终稳稳落地。仿佛拥有了透明的翅膀或滑翔翼。”

“滑翔的速度可以随时调控,比如加大空气墙的摩擦力或减小它。”

墨穷一听就明白,这其实就是空气化翼,让空气墙变为人类所没有的滑翔装置。

因为刚性墙的摩擦力是可以随心意加大减小的,上下限取决于生物场强度,所以这比真正的滑翔装置还要更方便。

尤其是,空气墙不会像石头这种东西一样,受到的摩擦太大而蒸发掉。它消失与否,只取决于使用者与其体内糖份。

易波继续说道:“第二种方法,是在坠落点生成柔性空气墙,柔性空气墙只有斥力,其摩擦力只是普通吹风一般,所以高速撞上去也没有关系。”

“它就像是个卸力软垫承载着你,当你冲击到它的压力极限时,才会感觉到硬度,这个时候立刻将其撤销,否则依旧等于撞上硬物。”

“高空坠落时,一次这样的缓冲肯定不够,根据实际情况,自由落体一段时间后再次缓冲,如此反复,若干次后落地只相当于从二三楼跳下。”

墨穷点点头,这就是两种降落的方法,当然还有一种,就是一节节踩着空气墙往下跳,但那不是信仰之跃了。

讲解了一些细节,又传授了一些经验后,易波指着悬崖说道:“柔性与刚性的两种方法,可以交替使用,根据需要自由结合。这座悬崖跳下去八百米,你们会落入一个救助站,那里有人接应,也有补给,之后你们再自己凌空虚渡跑上来。”

“如此反复,一直练到任何姿势跳崖都不会受伤为止。”

“明白。”两人回答道。

接着游辛扭头问墨穷:“怎么样?你会了吗?”

只见他先在平地上试了试操作,自觉已经熟悉了。

墨穷笑道:“会倒是会了,不过能做到什么程度,试过了才知道。”

“是吗?我们俩搭档训练,之后的格斗肯定也是你我PK。你可得好好练,否则我可不会跟你客气的,空中格斗,踏云能力的运用更重要,若是空气墙技不如人,你地面格斗技巧再高明也是发挥不出来的。”游辛显然很想赢回来,毕竟被墨穷打秃了的名声让他很糗。

此刻就是在提醒墨穷,如果不好好训练,空气墙运用追不上他的进步速度,到时候他可会狠狠地把墨穷从天上打下来,正如同当初墨穷把他摔得七荤八素一样。

墨穷笑道:“好啊,若真有格斗训练,那到时候谁也不要留手咯?”

“当然,这个场子我一定会找回来,你也得被我打秃一次才行,我可是剃发明志了呢。”游辛说道。

墨穷斜眼看着游辛的秃头道:“是啊,看起来硬多了。”

“嗯?什么意思?”游辛没听懂,但见墨穷走向悬崖,也就急忙跟上。

站在悬崖边缘,墨穷和游辛对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的,选择背对着悬崖向后仰倒。

两人肩并着肩,顺着地心引力,进行自由落体了。

八百米,那是相当于迪拜塔的高度,在这里,却是他们一上来的跳楼高度,能跳世界上最高的楼而不死,只是基础。

这个训练对墨穷来说,再简单不过,他第一次飞行,可就是靠吹的。

人气相御,让他比别人更容易控制空气墙。

只见他先是头朝下,使用柔性缓冲,柔软的空气墙被挤压到极限,突然取消,顿时荡开微弱的空气波动。

如此反复缓冲,墨穷的身体不断震荡开淡淡波纹,大约两秒一次。

他一路下坠,空气发出轻轻的嘭声,连续震荡了五次左右,他突然又试了试刚性减速。

与柔软的嘭嘭声不同,空气化翼下,墨穷呼得一声下落。

身体滑落的速度越来越慢,与空中拖拽出一缕缕近乎不可见的淡淡浊气,恍惚间就恢复透明。

那是空气墙里的空气在剧烈摩擦下,高温所带来的一丝模糊。空气墙虽然可以很‘硬’,但其本质依旧是普通密度的空气。

“砰!”

在接近地表处,有一层防坠,其设计是用来保护跳崖的学员,让他们即便不熟悉信仰之跃,也能够安全坠落。

不过,同时它也具备一定程度的惩戒效果,撞击的速度越快,则摔得越痛,皮肤会有挫伤。若是以接近自由落体的速度撞上去,则依旧会触地,继而骨折之类的。

“擦……这防坠怎么还带刺啊?”子粗糙的不行,游辛痛呼地爬起来。

他二十八秒就撞上了防坠,一头怼上去,这力度不小,但对于他的体格来说,倒也没有多大的伤。

按理来说,第一次这个成绩已经非常好了。

他喜滋滋地站起来,不过直到他站起来时,墨穷都还没落下呢。

游辛抬起头,就见墨穷缓缓飘落,还飘逸地滑翔了一圈调整了一下姿势。

最后以站立的姿态稳稳飘落在外,停在了救助站的庭院中。

游辛一愣,随即几个粗粝的凌空弹跳来到墨穷身边。

他急道:“不是……你是不是学过啊?”

“说,你爷爷是干什么的?”

墨穷撇嘴道:“也是种地的。”

……

宁波市第六医院
平湖市当湖中心医院怎么样
沧州治疗阳痿方法
济宁妇科治疗医院哪家好
乌鲁木齐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