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神灵诀 第六十七章 巨蛋

发布时间:2019-09-25 11:50:18

神灵诀 第六十七章 巨蛋

仿佛是三座小山升腾而起一般,带起无量威势,让人心惊,木名三人此时已经退出了很远,不过还是能感受到那种慑人的波动。

木名放开心神去感应,只感觉三只凶兽气血翻腾,如火山口一般,气血灼人。

“元灵境。”木名心中暗道,三只凶兽给二人的感觉比那四脚龙还强上几分,让木名二人生出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好在这三只凶兽并非是针对二人,仿佛是对那香炉及其在意,竟然忽视了几人。

三只如山岳一般的凶兽每一个都动身去都带起一股股大风卷动白烟随风荡漾,似水流。

木名静静地看着三只凶兽,一只是蜥蜴,不过大的吓人,暗红色的长舌如同一根绳索,细长伶俐,向着那巴掌大的香炉绕去,转眼间便要触碰到了那香炉,不过此时却是陡然的出现一条火蛇缠绕其表面,那是一只火雀喷吐出的焰火,虽说是雀,但是体积大的没变,活生生的一只大雕,不过身躯却是通体赤红,传闻有朱雀的血脉。

那火焰化作的长蛇将那舌头卷了个结结实实,顿时间,那舌头便一阵颤抖,不过却并没有缩回来,那蜥蜴口中喷出一股腥臭的气息,那气息化作一股黑雾笼罩那火焰,之间那火焰慢慢的便消融了,化作一滴滴液体落地。

“铛。”那舌头一下卷住了那香炉,香炉一颤,竟然发出了一生钟声,木名闻声,只感觉脑海一阵清明,身躯无比舒坦,只感觉其中蕴含无穷道韵,不过一个香炉发出钟声,总感觉有些古怪。

一切都发生在一个呼吸都不到的时间里,烟看那香炉就要被吞入那蜥蜴的口中,不过一只黑色的山岳却是携带者滔天的气劲一拳轰打在那蜥蜴身上,随后一只黑色猩猩露出身影,一把抓住那蜥蜴的半截舌头,猛地一甩,将那蜥蜴甩出老远,不过那大猩猩黑色的手掌中却是有一个香炉出现。

三只凶兽的抢夺都是在电光火石间发生的,木名二人目力极好自然看清楚了一切。

“吼。”那猩猩在半空中不断地捶打着胸膛,仿佛宣告自己是胜利者一般。

“散

神灵诀  第六十七章 巨蛋

。”木名见到那猩猩在天空中**,猛地后退,二人离那猩猩很远,但是还是感到了一阵压力。

七杀只感觉一座小山一般砸落,顿时地面烟尘滚滚,地面都在颤抖。

“噘。”一声雀鸣传来,天空中一只赤红色的火雀出现,身上燃起了一朵朵火焰,周围的虚空都变得灼热。

“斯斯。”一声如蛇吐信一眼的盛宴从白雾中传出,却是那大只蜥蜴,不过,那火雀和那蜥蜴都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在远处看着那猩猩,或者说是盯着猩猩手中的香炉。

香炉一如之前那般,没有半点威能,但是却是吸引着三只凶兽。

那猩猩却是浑然不在意另外两只凶手的不善目光。

“怎么办,那香炉一定是个好宝贝,不然那只猩猩和那只鸟那蜥蜴也不会大打出手。”七杀有些郁闷的说道,打是打不过,不过现在掉头就走又有些不甘心,再说去哪里也不知道。

木名深吸一口气,双目中精芒闪烁,不知在沉思什么,不过却是轻声的说道:“静观其变,或许可以混水摸鱼,那香炉要定了。”

七杀闻言,心中大定,也是胆大的主,此时听木名这番言语,嘴角咧开大笑。

“死了可别怪我们。”七杀看看了昏睡的骨灵,忍不住调侃。

三只凶兽并没有因此止戈,短暂的对视之后,那火雀和那蜥蜴仿佛达成了某种默契,一股脑的对着那猩猩厮杀过去,一道道火蛇出现,在那猩猩上空不断地盘旋**,一股股黑色的雾气遮天蔽日,木名看的清楚,那是元灵境才会在体内形成的元灵雾,那黑雾中呆着阴冷和腐蚀的气味,让人闻之欲呕。

火焰飞舞,黑雾侵蚀,使得那黑色的大猩猩的变得越加暴躁。

突然那星星一声大吼,那吼声呆着星星的修为之力震散了那火焰和那黑雾,露出猩猩的身躯,不过此时那猩猩身上确实有些焦灼的痕迹,不过那火雀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只翅膀流着鲜血,赤红色的鲜血如岩浆一般,滴落到地面使得那些兽骨都融化,划过黑烟雾飘飞。

“哧。”一道暗红色的长矛袭来,那黑猩猩一个闪避,不过还是晚了一分,右侧的肋骨处传来声响,两根骨骼被洞穿了猩猩一声大吼,显然是震怒了,向着那蜥蜴望去,双目中火焰燃烧。

那蜥蜴立刻收回长舌,如同长矛一般的穿透力的舌头带出一股股红色的鲜血,伤口很深,不过那猩猩却是半点不在意,仿佛流的不是水一般,单是这一点,木名就觉得着猩猩比那四脚龙强了很多。

木名二人静静地看着一切,不时的评头论足一番,好在这三凶兽为那香炉争斗不休,那香炉终于从那猩猩手中脱落,不过却是被那蜥蜴带走,那蜥蜴速度极快,猛地一下扎进烟雾中消失,不过那猩猩岂能让它如愿,一步跨出,追了过去,那火雀一道火蛇扫过,却是结结实实的打在那蜥蜴身上,火雀眼里最好,又在高空,自然看清了那蜥蜴的去向。

木名二人以为三凶手已经跑远了正犹豫要不要追过去,不过片刻之后,那三凶兽又打了回来,这时候那香炉却是抓在那火雀爪子上,火雀向着这边飞过,正要腾空高飞,却又被那蜥蜴用长蛇卷住,动弹不得,那猩猩极为配合,一个跳跃,一拳轰打在那火雀身上,火雀吃痛不已,只能松开香炉。

那香炉不偏不倚却是向着木名二人飞了过来。

“踏奈奈的。”七杀破口大骂,不过还是腾空将那香炉抓住,随后拖着骨灵跑路了。明一阵苦笑,也赶紧脚底抹油。

那蜥蜴和猩猩向着火雀怒吼一声后,随后向着木名二人追去了,那火雀也不理会,一个展翅间便消失了。

“接着。”七杀跑出一段距离以后把香炉扔给木名,木名顺手接过,香炉有些冰凉,只有淡淡的香味传出,并没有出奇之处。

“吼。”却是那猩猩追了上来。如小山一般的身躯又十五六丈,木名几人就像是猩猩脚底的爬虫一般,身躯虽小,不过速度却是不慢。

木名急忙收了好奇心,抓着香炉随着七杀一路狂奔,只想着赶紧甩掉身后的三只凶兽。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香炉真的特别的缘故,木名的前方三里左右此时有数十只形态各异的凶兽各自狂奔而来。

木名心神透亮,放开自己的灵感,片刻之后便面色大变,在木名的干观众,前方出现了数十股气势丝毫不弱于身后三只熊的气息,而且那里气息更加狂暴,血气翻涌。

“怎么回事,换个方向走。”七杀也发觉了诡异,面色有些凝重。

地面无数块兽骨不断颤动着,有陈梦的声响传出,仿佛是千万野马奔腾而过一般,犹如沉闷的鼓鸣。

“走,估计是香炉的缘故,不过我觉得此地更是诡异。”木名向着左方而去,速度极快,几个闪身便消失此处,七杀一抖身躯,身形变换,卷起一道烟霞消失。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七杀一把将骨灵扛在肩头,一步跨出,一块硕大的蜥蜴兽骨便炸裂。

“我怀疑此地是一座巨大的祭坛。”木名沉重的开口,不过速度却是更快了几分。

“祭坛?”七杀身形一顿,显然有些不明白。

“不错,此地无数兽骨堆积,而且不止积累了多少年月,况且此地凶杀气息浓厚,显然此地凶兽都是厮杀而亡,并非死于意外。”木名声音悠然,但是却有一种奇妙的威慑力,七杀闻言,面色沉重,没有以前的大大咧咧。

木名看了七杀一眼,继续说道:“你见过食蚁兽捕食吧?”

七杀双目一怔,直勾勾的看向木名,停顿了身形,显然想到了什么,嘴唇微动,不过又不想打断木名,木名也停了下来。

“想必你也猜到了,食蚁兽捕食的时候都会用舌头分泌一种独特的气味来吸引无数蚂蚁,此地的凶兽都是那千万只蚂蚁,而且这次又到了食蚁兽饱餐一顿的时间了,只是,着食蚁兽是.....”

木名语气停顿了,不过却是眉头深思,不过却没有半点头绪。

“嗷呜。”一声狼嚎尖锐的传出,七杀一个激灵。

“好家伙,这狼崽子。”语气有些调侃,不过却是抬起脚步急速的奔跑,木名被打断了思绪也不再思考,也跟着躲避。

此时,在这骨域深处千丈位置,有一只五彩斑斓的巨蛋,那巨蛋周围有一丝丝白色的雾霭被吸入进去,那白雾并没有如地面白雾一般,而是带着浓郁的生机,让人闻之清香无比。

那巨大表面还铭刻着无数天然的符文,说不出复杂,不过确实有些模糊,但让人眼花缭乱,仿佛是蕴藏了一个世界,而且五行之力弥漫。

巨蛋缓缓地吸收着白色的雾霭,慢慢的,体表的那些符文越加清晰。

许久之后,巨蛋轻轻地抖动了一下。xh:.126.81.50

湖南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湖南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湖南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长沙妇科
长沙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