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第一仙皇 第176章 寻鬼门

发布时间:2019-09-25 19:19:12

第一仙皇 第176章 寻鬼门

呃,风羽沒有回头,道:“你不用整理了,不早了,你早些回去吧,”

静舒道:“奴婢本职就是整理这些藏书,现在整理和明天是一样的,”

风羽转过身,刚想打发她回去,突然问:“这里的书你都看过,”

静舒低声道:“看过一些,”

风羽问:“那你知道鬼门么,”

静舒皱着眉头,道:“我听过,”

什么,还真有这个门派,风羽急道:“哪个门派在哪,”

鬼门在上古之后追杀他们武道一族尤为卖力,现在若是找到了他,就把他给灭了,

静舒摇摇头,“鬼门是人界东方的一个小派,擅长用毒,因而被众多门派所不能容忍,”

“前些时日,鬼门一众遭受群雄追击,被大将军救下,现在安顿的很好,”

啥,风羽听到这些话后瞬间雷倒,鬼门遭群雄追击,被武道叔叔救下了,

救谁不好偏偏救这个祸害,

风羽当即问道:“静舒,你知道鬼门的那些人现在在哪么,”

静舒道:“这是军中机密,奴婢不知,”

哗哗哗,风羽站起來,书和玉简滚落一地,他走到了藏书旁边的窗户,

不管怎么说,现在自己是回到了上古无疑,既然后來鬼门屠武道一脉,那么我就让你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风羽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啪,风羽转身一冲,随着瓷器碎裂的声音,他又撞到了一个人,

“啊,圣子恕罪,”静舒跪下,

风羽的衣服全被泼湿了,在他衣服上还弥漫着缕缕药香,

看静舒一脸惊恐无助,风羽道:“起來吧,沒事,”

静舒便跪在一旁,捡摔落的碎片,风羽看着她,疑惑道:“你生病了,还喝药,”

静舒低头道:“奴婢之前看到圣子手上有恙,像是中了噬灵魔树之毒,便熬了一碗解毒汤,”

风羽疑惑,我手上有恙,他将自己的袖子卷起,一大块黑斑特别醒目,这是被他压制的噬灵魔树的毒,

随后,他想到上午自己掀起了人家的曲裾,肯定是那个时候静舒看到了他的手臂,

一想到这,风羽脸一红,道:“哦,那你怎么知道我中了什么毒,”

静舒还在埋头捡碎瓷器的碎片,道:“我平时在藏书看一些书,也学了一些炼丹之道,”

“圣子所出现的症状,和玉简中描绘的一模一样,只是圣子以高深的修为压制住了此毒而已,”

“但是,长此以往的话,此毒若是弥散开來就难以治愈了,所以,奴婢就擅自给圣子熬了一碗药,”

风羽听罢,心中一暖,笑道:“无妨,你先回去吧,作为你撞到我的惩罚,你明天再给我熬一碗药,”

当静舒听到“惩罚”两个字后,包着碎瓷片的手帕一抖,碎瓷片散落了一地,

哧,静舒的手被割开了一个大口子,

风羽走了过去,一把拉过静舒的手,一缕缕道力流过,

静舒手上的伤口快速愈合,这只手纤细如玉,就像是天然雕琢的玉器一般,

静舒的手臂伸得笔直,她的身体和风羽拉开了半米多的距离,对风羽很是害怕,

将静舒的伤口处理好后,风羽自行退后了一段距离,他知道,因为上午的事情静舒对他成见很大,

他也不介意,他转而走到一旁,扫视着藏书,

既然回來了,还得多看看书,书到用时方恨少,这个道理他体会十足呀,

之前一个百毒掌就搞得自己束手无策,现在这里的解毒秘籍,少说就有数万份,

风羽随便看了几本书,随后就吓了一跳,

这藏书太丰富了吧,一般上台面的都是几千年几万年的疑难杂症,

而且,一般的几百年找不到解药的“奇毒”,这些解毒秘籍上直接说明,此毒过于低端,暂不解释,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一般的什么奇毒、疑难杂症,他都开出好几种药方,

最后,这本书的末尾上写着,

冷某阅毒一生,自认为自己的医术、毒术足以纵横人界,

因为冷某坚信一点,这世上沒有医不好的伤,沒有治不好的病,沒有不能解的毒,

传世之中,有医不好的伤、治不好的病、不能解的毒,皆是世人功力不到而已,

唯有自信,方可成就至尊医果,冷七杀,

风羽看到这个名字后,疑虑顿解,原來是冷七杀的著作,

难怪他毫不客气地说自己的医道毒道可以纵横人界,

他确实有这个能力,因为他是人界得医毒双圣,

江湖有一句名言:毒圣出手

第一仙皇  第176章 寻鬼门

,无人能走;医圣出手,想走不走,

但是,这个医圣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人界之大,无人能寻到他的踪迹,

这几本书,就是他的最后之作,全被圣宫搜罗到,

风羽将书合上,《医毒圣经》四个大字龙飞凤舞,不难看出,这是冷七杀亲笔之作,

风羽重新打开这本书,一页一页仔仔细细地翻阅着这本书,

有些地方他看不懂的,就查看其它的医书,相互印证,相互推敲,

哗啦啦,沒过多久,他身后堆起了一个巨大的书堆,

啪,风羽将一本书向后扔了过去,这本《医毒圣经》已经被他看了一遍,不知不觉,他后面的书堆了足足两丈有余,

一个女婢正跪在后面,小心整理着这些书籍,

风羽低头一看,笑道:“静舒,别整理了,回去休息了,看天都快亮了,”

静舒抬头,惊异地说:“圣子,您在这里已经五天五夜了,”

啥,风羽惊诧,自己在这里已经五天五夜了,沒搞错吧,

静舒看风羽的眼神有些躲闪,道:“奴婢看圣子一直在聚精会神地看书,不敢冒昧打扰,”

风羽笑道:“也就是说,你在这里一直整理了五天五夜的书,”

静舒的眼睛有些躲闪,她低声道:“这是奴婢的本职,奴婢不敢懈怠,”

风羽道:“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我让其他下人來整理,”

风羽说着就大步向前,静舒突然叫道:“圣子,”

风羽停住了脚步,“怎么了,”

静舒道:“您说过,罚奴婢再给您熬一碗药汤,那药汤现在还在膳食房温着,”

“好的,你拿过來吧,”风羽道,

从这个静舒的言行举止,风羽便猜到,这个女子必定吃了不少苦,

所以养成了现在这种乖巧维诺的性子,

静舒急急忙忙地跑了回來,将药汤端给了风羽,然后当着风羽的面尝了一口,风羽知道她是在试药,

风羽接过那碗药一饮而尽,笑道:“其实在圣宫,沒有那么多的规矩的,”

“像试药什么的大可不必,谁敢來圣宫下毒,即使他下毒了,这里禁卫的修为高深,再强大的毒也能逼出來,”

静舒笑了,她道:“圣子大人,如果施毒者在下毒的同时同时放进让人丧失修为的毒药,那这个人不就毫无办法了,”

风羽点点头,“有道理,”

不得不说,这个静舒心细如尘,饶是风羽也沒有想到这一层,

而且,他们圣宫从來就沒有什么试药官,

正如风羽所说,谁敢來他圣宫找茬,这不是找死么,

药力渐渐发作,风羽手臂上的黑色渐渐褪去,不一会了,他的手臂就恢复如初,

他看了静舒几眼,她的医道修为实在不可想象,

风羽慢悠悠地走了过去,突然间,他好像发现了什么,

他一下子冲到了一副画卷旁边,这幅画卷上画的是一副星空,

六颗星星围绕的六边形,在这个六边形的中心有一颗特别明亮的星星,

星空浩瀚如海,摄人心神,就像那片星空真的存在于这幅画中一样,

这是他在中皇山看到的那片星域,也是曼珠莎华倒下后所看向的那片星域,

风羽摸着这幅画,道:“静舒,你知道这幅画什么來历么,”

静舒摇摇头,“这幅画是圣主画的,一直放在这里,”

是父亲画的,风羽脑中有一丝灵光闪过,曼珠莎华,七星星域,武道玄功,

这一切的一切好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风羽却捉摸不透,

“曼珠莎华,”风羽低声叫着,

静舒问道:“圣子您说什么,”

风羽道:“沒什么,我要出去一下,”

说着风羽走了出去,他要查查鬼门的事,要是鬼门现在在他手中,那就呵呵了,

风羽招來了几个护卫,问道:“你们可知道武道叔叔收留的鬼门人士在哪,”

一个护卫道:“不知道,鬼门中人平素在江湖结怨颇深,大将军就说了,将他们的真实身份隐藏,再行重用,”

风羽急道:“这么说,你们都不知道了,”

那护卫道:“属下不知,”

风羽问道:“那谁知道,”

一干护卫摇摇头,他们给风羽的答案是大将军知道,

风羽蹙眉,要是我能找到武道叔叔还会问你们,真是无语了,

武道叔叔这招的是什么人呀,一群被江湖所唾弃的卑鄙小人,还想方设法地护住他们,

生怕他们受到别人得伤害,武道叔叔,你是不知道,这群家伙在后來追杀了武道一族数十万年呀,

风羽下了命令,让他们严查在武道一族的鬼门中人,一有消息就迅速上报,

几个护卫就下去了,风羽百无聊赖,就捧起了手中的《医毒圣经》,

“属下参见圣子,”一个禁卫半跪道,

风羽将书合上,“是武泉大哥呀,什么事,”

武泉是圣宫中的护卫总管,现在由他负责保护风羽的安全,

商洛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商洛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商洛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商洛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商洛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