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厄雷传 第1144章 震怒

发布时间:2019-12-04 01:25:27

厄雷传 第1144章 震怒

哀莫大于心死,即便是胸口被刺穿的痛,此时对于丽儿而言也比不过她心中的悲伤。

她曾经是真心爱着自己这位主人的,因此哪怕为了成为对他有用的人而吃苦,哪怕为了讨好他而做出许多羞死人的事情丽儿也在所不惜。

然而这一切如今看来都是一场看似美丽实则虚幻的梦,那些空虚的誓言,那句句甜蜜时的许诺,如今在心灵和**的双重痛苦之下全都显得那样苍白。

往事如烟如云,转眼间便飘过了丽儿的脑海,然而越是想起越是痛苦!全都是谎言!她在对方的心里只是个用完后可以随意抛弃的女奴啊!而她呢?痴傻真心一片……

于是这一刻丽儿眼中的光芒陡然间全部消散了,而她的身体在失去那把利刃的支撑之后也颓然软倒在了地上。

在死前的最后一刻,丽儿勉力将目光穿过数十只大脚间的缝隙,最终投向了远处那片正在慢慢落下消散的灰土团。

可惜她最终并没有看到自己死前再想见一面的那个人,于是一滴不知因何而流的泪水,终是溢出丽儿无神的眼睑,最终无声地泯于地面上的砂石之间……

也许真是命运在捉弄人,就在丽儿流下的那滴泪水完全渗入干渴的大地中再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的时候,从远处那依旧在不住落下的沙尘迷雾之中,忽然现出一个隐隐约约的人影!

随着那人一步一步走出来,有一搭没一搭指挥着穆拉德和剩余钩爪赏金猎人大队战士追杀戴夫的狼族副官左德,其实一直都有留心那边的战况。

而当他停下脚步凝神向那边看去的时候,他顿时震惊地发现那最终走出来的竟然并非之前猜测的蟒族祖兽人强者,而是那个先前在偷袭中受伤的混血兽人沃金!

其实此刻沃金的身上同样已经多出了十余道或深或浅的伤口,其中最重的一处却是胸口正中那两个三角形还在不住渗血的血洞!

事实上张杨在和之前那个手持一双月牙短斧的蟒族祖兽人交手几招之后

,他就发现这个祖兽人的力量或许不如其他那两个同族,但在招式诡变和反应速度之上却是犹有过之。而想要战胜这样一个与张杨使用之后实力相差不大的敌人,对于张杨而言除非使用些特别的方法,否则还真不是短时间内能搞定的事情。

然而张杨并没有太多的时间与这个祖兽人慢慢耗,要知道戴夫那边为了抵挡钩爪赏金猎人大队战士的进攻,几乎平均每过半分漏就要死一两个人,而且这种情况会随着人数的减少而极具加速!

张杨清晰的记得如今就是算上戴夫和丽儿黛儿他们三个,戴夫这边总共也只剩下了二十二个,以此算来张杨估计戴夫等人若是没有别人的帮助,绝对撑不过之后的三分漏!

至少张杨所关心的那两个人,会有极大的危险……

于是就在张杨冲入尘雾云团之中的时候,张杨便打定了以伤换伤快速解决这个祖兽人的主意。至于那两道迎面而来交错而过的巨大血色能量刃,张杨因为在之前的战斗中早就领教过类似的招数,因此在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时候就已经不顾形象地抱成一团滚向了一旁。

再然后张杨的战斗方式完全可以用大开大阖来形容,而这样不顾自己伤势也要攻击敌人的战法,本就是这些恢复力超强的蟒族祖兽人最喜欢也是最熟悉的战斗方式。

因此就在这团能见度极低的灰尘云团之中,张杨和这个手持一对月牙短斧的蟒族祖兽人竟然全都无比光棍地站在原地不闪不避展开了最为凶险残酷地对攻!

于是短短十余瞬之后,双方身上顿时多出了十几个轻重不一的伤口,只不过相比之下,张杨所使用的这柄锯齿战斧所造成的伤害,明显比对方那两把光滑锋利的月牙短斧强出甚多!

然而这时候身受重伤的这个祖兽人反而高兴起来,眼前的战斗忽然让他想起了那些曾经遇到过的人类勇者,他们同样的实力强大,同样为了胜利不畏生死,然而很多这样的强者都被祖兽人耗死在这种对攻之中。

直到此时他还能记得当初那些人类强者们,在看到自己身上的伤势在一阵绿光中飞快恢复时无比震惊中掺杂着不信和绝望的样子,而这样满怀不甘而死的强者的心脏,对于祖兽人而言才是最美味的东西!

想到这里这个蟒族祖兽人猛地举起手中这双月牙短斧交叉架住对方极其沉重的一记竖斩,在脚下再次被压入土地的瞬间,这个祖兽人手中的那双月牙短斧竟然一旋一锁,顷刻间在将张杨手中长柄锯齿战斧卡死之后,一下子甩飞了出去!

此时此刻这个蟒族祖兽人已然兴奋无比地张嘴呲出自己的尖牙,好像胜利马上就要属于他了一般。事实上对于大多数战士而言,武器脱手几乎就相当于失败,然而张杨并非一般人,当他武器脱手的时候,一般都是他有意为之的结果!

至于原因嘛……自然是张杨准备故技重施,换一把武器发出致命一击了!

于是就在这名蟒族祖兽人缴下张杨的锯齿战斧后,一双月牙短斧一齐刺向张杨胸口的时候,一根忽然出现的灰白色长枪,却是瞬间从他张开的大嘴中斜着刺上,在洞穿了这个蟒族祖兽人的大脑之后,从他头顶穿了出来!

按理开说这样的攻击对于一个生物而言绝对能让其瞬间毙命,然而张杨眼前这个生命力超级强悍的蟒族祖兽人,却依着自己双臂的惯性力量,最终还是将那双短斧的前端尖刺部分,深深地嵌入了张杨的胸口!

只可惜这个蟒族祖兽人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否则按照他以往的习惯而言,做到这一步的时候绝对会用双斧全力向两边撕扯,进而将张杨的身体撕成两片才算罢休。

不过既然他死了,再厉害的招式也都成了枉然。于是当张杨收起连立两功的剧毒剑刃枪以及这个祖兽人使用的月牙短斧时,他终是提着自己之前使用的那柄锯齿战斧和这个祖兽人紫黑色的上半片头颅走出尘雾笼罩的范围。

(怎么会这样?!)

然而张杨刚出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倒在地面上丽儿的尸体!毕竟随着戴夫等人不住后退,丽儿和其他战死者的尸体,只能毫无二致地暴露在空气中。

而且因为丽儿死时最后想要看张杨一眼的关系,以至于此刻张杨正好看到了她那精致细腻面孔上的无神双眼,以及……那道虽然极浅却完全无法逃出张杨视线的泪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干的?是谁杀了她?给我说!”

或许在坎帕斯兽人王国里的人看来,能够光荣的战死沙场已经是极为荣耀的事情了,然而对于张杨而言,丽儿并不是一个战士,即便她有那么一点实力,但她或许从未想过用其战斗,更不会去选择主动伤害别人。

也许张杨这么想有些太过自我和偏激片面,但他相信自己的直觉和判断,因此他可以接受在场任何人的死,包括他自己在内,却无法忍受纯净胆小的丽儿流着眼泪死去!

是谁杀死了她?她的眼泪为何而流?为什么她死时眼睛看地方向会是他这边?这一切张杨都要弄清楚是为什么!

于是依旧处于状态下的张杨,心中忽然涌起一阵狂怒,紧接着他的双手猛地模糊了一下,与此同时,一把急速旋转着飞出的长柄锯齿战斧,竟是一股脑砍断了六个钩爪赏金猎人大队战士之后,又砸倒了三个戴夫的手下!

而原本握在张杨左手之中的那半颗祖兽人的头颅,竟是准确地砸在狼族兽人副官左德的左臂关节处,于是在那股巨大的力量撞击下,左德的胳膊明显没有蟒族祖兽人头骨硬,以至于张杨随手一掷之下,左德的左臂便骨折了……

张杨的这声暴喝虽然并没有任何斗气或者血气之类能量的辅助,但以他远超常人的强悍身体素质,同样可以达到振聋发聩响彻全场的效果。

于是不论是震惊于他再次杀死一名蟒族祖兽人的强大实力,亦或是从张杨此刻的声音之中听出了他蕴于其中的怒气,不仅厮杀了半晌的戴夫等人和左德带领的钩爪赏金猎人大队战士们纷纷停手各自退到一边,就连从始至终一直打得无比激烈无比缠绵的泰尔米什那边,也是喘息着停了下来慢慢拉开了距离。

然而或许是因为张杨杀死了最后那个蟒族祖兽人两个同族同伴的关系,这最后一个手持战锤的蟒族祖兽人,竟然在好不容易脱离了泰尔米什的纠缠之后,瞪着血红的双眼一声不响地直奔张杨冲了过来!

“既然你急着去和自己的那两个兄弟作伴,那我就成全你又如何?说起来……鲍伊尔!这一切都是惹出来的祸!”大雁塔拍**写真美女一丝不挂尺度全开不雅照曝光!!关注公众号:meinvmo1(长按三秒复制)观看!

西藏哪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云南妇科医院那里好
陕西好的治性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