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冰河

发布时间:2019-09-14 09:24:58
摘要:推开地窨子门,一眼看见的便是前面的冰封黑龙江。在封冻之前,黑龙江先沾边,接着开始流淌冰排。那些冰排越冻越厚,越淌越大,横七竖八地积聚在左岸的江湾里,接着陆续冻上,在那些冰排的空隙之间,留下一块块大小不一的平展展的冰面。 1
推开地窨子门,一眼看见的便是前面的冰封黑龙江。在封冻之前,黑龙江先沾边,接着开始流淌冰排。那些冰排越冻越厚,越淌越大,横七竖八地积聚在左岸的江湾里,接着陆续冻上,在那些冰排的空隙之间,留下一块块大小不一的平展展的冰面。
那些横七竖八碴在冰面上的冰砬子,犬牙一般,直指向阴霾密布的天空。去年秋天,大顺子和几个人在江岛的左岸挖了两间地窨子。他和丁德胜住一间,另一间住着李大个子和他的小把。两间地窨子相隔二三十米远,门都朝着南岸的黑龙江。如今,已经进入这年的十一月底了,两岸的冰冻出去足有几百米宽、二尺多厚,可黑龙江还没彻底封冻住,在江心那条二三百宽的激流中仍旧淌着冰排。
密密麻麻的冰排顺流而下,不时互相碰撞着,发出一阵阵“稀里哗啦”的响声。每年到了这个季节,黑龙江就成了一条名副其实的冰河,赶上一个没风而特别寒冷的夜晚或黎明,黑龙江便会彻底封冻,一直流淌不息的冰排会一块块地冻在原地,不再流淌。直到来年春天,它们才会再次奔流,逐渐消失在正在解冻的江水里。
尽管暂时还没封江,可冬天早已降临这里,陆续下了好几场大雪。纷纷扬扬的大雪把地窨子周围的枯草几乎全埋藏在厚厚的积雪下面,只有那些高大粗壮的柳树仍旧挺立在洁白的雪地上,还有偶尔露在雪上的几棵枯草稍,和那些苍黑色的柳树枝条一起在寒冷的西北风里不停地瑟瑟抖动,一会儿也停歇不下来。
地窨子前面那条小路,也被厚厚的积雪覆盖住了,只剩下一条到江面上去遛网的渔民踩出来的小路,蜿蜒地从柳树林中的雪地上穿过,消失在陡峭的江堤下面。大顺子扛着冰镩子和铁锹,站在江堤上朝着南岸瞭望:太阳刚刚升到南岸那片黢黑的杂树林顶上,掩映在杂树林后面的小村庄隐约可见。
每天去遛网前,他都站在这里朝村子望上一眼。他的家在那里,媳妇水月儿也在那岸的家里。
大顺子的十几块渔网,都下在地窨子西边的那片稳水湾里。下了江堤,一眼就能看见斜插在江面上的一根根柳木杆子。初升的太阳把木杆的影子放倒在雪白的江面上,好似在洁白的雪地上画下的一条条黑杠,特别显眼。而冰下面的渔网,都系在木杆下面。
这里的江堤本是笔直的一段,只是去年夏天水涨得太大了。汹涌的洪水朝着岸边狠狠啃了一大口,咬下这道弓形的豁口,使比较平缓的江岸变得陡峭起来,也形成了一片水深流缓的稳水湾。过江后,大顺子就看好了这个地方,把带来的十几片网都在稳水湾里。
只是一夜的工夫,昨天他遛网镩开的冰窟窿又冻住了,里面结了一层足有半尺多厚的冰。大顺子朝棉手焖子上“呸呸”地吐了两口吐沫,抓住冰镩子狠劲地凿了下去。随着冰镩子不停地上下起落,冰渣子四处飞溅着。他沿着冰窟窿四周镩了一圈,然后把冰镩掉了过来,抓住冰镩子挺,狠狠砸下去,里面的冰立刻碎了,漂浮在冰冷的江水里,来回荡漾。放下了冰镩子,大顺子拿铁锹把漂浮在水里的冰捞起来,扬到旁边的冰堆上,提起来插在里面的柳木杆儿,解开拴在上面的网纲,先抓在手里试了试——还是没有鱼!
连续两块网都放空了,上面连一条小鱼都没挂到。大顺子有点心灰意冷,觉得这网下不下也没有多大的意思。前两年过来下冬网,网被鱼拧得像蒜辫子,上面滴里嘟噜地挂满了江鳕、雅巴沙、狗鱼或细鳞等冷水鱼。碰巧了,还能挂到一条大哲罗鱼。如今,那种美事不用再去想了,眼瞅着这块渔网就要溜到头了,上面除了挂几根枯草棍和树枝以外,连片鱼鳞都没有。气得大顺子随手把拽上来的渔网扔回冰窟窿,直起身,问在他上游遛网的丁得胜:“喂——伙计,你今天怎么样?”
丁得胜停下冰镩子,张嘴喘着粗气说:“今天算是白扯了!就遛了两条小鲫瓜子,还不到一拃长呢!你那里怎样?”
大顺子苦笑着说:“我更他妈的惨,到现在连个鱼毛还没见呢!”
他把扔进冰窟窿里的网抖开,一手抻着水线绳,一手放着网,眼看着网漂子一个随着一个扎进冰窟窿下面,随后消失在厚厚冰层下面。把一块网全下进去,把网头的浮纲拴在柳木杆上,插在冰窟窿里,正准备去下个网趟子,只听丁得胜发牢骚说:“打渔这碗饭算是不能再吃了。”
“不吃这碗饭,你还能干点啥呀?”大顺子撇了撇嘴说。
“干啥?干点啥不比打鱼强啊!”丁得胜大声嚷嚷说,“种地,倒腾鱼,哪个行业不比咱们这些臭打鱼的强!”
“你也不是没倒腾过鱼,还不是赔个老底朝天,差点没把裤子都卖了!命里该有三合,走遍天下也满不了半升!除了会打鱼,你还能干点啥呢?”大顺子嘲笑丁得胜说。
“妈的,不是高凤翔那个兔崽子和那些城里的鱼贩子合伙下绊子,祸害我,可能早就发大财了。”丁得胜不服气地说,“等有机会,我非得好好教训教训高凤翔那个王八犊子不可!”
“往后你少在我面前提那个鳖犊子,他还是个人揍的!”大顺子气呼呼地叫骂着。丁得胜这才知道自己刚才说走嘴了,怎么能提起高凤翔呢,不知道大顺子最恨的人就是那个小子嘛!丁得胜赶紧拔起插在碎冰堆上的冰镩子,扬起了双臂,继续镩那个没镩完的冰窟窿。大顺子也走到下一块网趟子跟前,凿开了冰窟窿,准备遛网了。
刚把渔网从柳木杆上解下来,立刻试到渔网猛地一扽——嗬,有鱼!
太阳不知什么时候掉进冰窟窿里,漂浮在水上,随着他往上拽渔网,那轮太阳也在不停地晃动。渔网从漆黑的冰窟窿里钻出来,被他放在冰窟窿旁边的雪上。网上不仅有鱼,试着个头还不算小呢!渔网越挣越凶,这段渔网几乎拧成了绳子。凭着多年的打鱼经验,鱼离着冰窟窿不远了。果然,没拽了几下,一条大肚子江鳕扭着笨拙的身子浮了上来。大顺子忙把底纲翻上来,把网上的鱼兜住,随后拖上了冰窟窿,从网上摘下来,扔到身边的积雪上。摘完这条鱼,他试到渔网猛地又挣了一下——后面还有鱼!
遛完网回来的丁得胜,走到大顺子跟前,踢了一脚那条滚了一身雪面子的江鳕说:“这网不赖呀,遛了一条!”
大顺子正精神集中地遛网,没注意到丁得胜。突然听见有人说话,吓了他一跳。赶紧朝他摆了摆手,不让他再瞎咋呼了。
“多大事呀,看你那副神神秘秘的样儿,不就是一条破花鲶鱼嘛!”丁得胜大咧咧地说。大顺子没理睬丁得胜,继续朝上拽网。
出水的渔网牵动着一眼浑黄的江水,荡起了层层涟漪,不停地在狭窄的冰窟窿里撞来撞去。随后,只见一串气泡从江水下面升了起来。气泡过后,一条阴影从两尺多厚的冰下钻出来,横在冰眼下面。见冰窟窿下面那条阴影,丁得胜有点幸灾乐祸地说:“我真以为上一条大鱼呢,原来是根木棒子呀!”
“你家的木棒子会动弹?……”没等大顺子把话说完,网上的那条鱼好像听明白了他的话似的,立刻扑楞起来,立刻搅得江水四处飞溅。一见不好,大顺子赶紧把网松开,把那些刚拽上来的网和鱼又放回冰河里。只这么短短瞬间,大顺子已看清楚了网上的鱼,是一条大狗鱼。见大顺子真挂住了一条大鱼,丁得胜也不说风凉话了,放下手里的胶丝袋子,随手抓起放在冰窟窿旁边的锊钩,准备等再把那条大鱼遛上来时,好帮大顺子一把。
冬天的江水冰冷,鱼也比较老实,挣扎没那么有力,大顺子再次把那条狗鱼遛进冰窟窿里。一见亮,冰窟窿里的鱼不停地扭动身子,拼命挣扎,一心想再回到漆黑而安全的冰下。大顺子抓着网,小心地往上拽,生怕稍不留意,让鱼挣脱渔网逃掉。
越见亮,网上的鱼折腾得越凶,细细的胶丝线发出阵阵断裂声。大顺子一手拽住网,另一只手 冰冷的江水里,抓住底纲,往鱼身上缠绕了两下,和浮纲绕在一起,把大狗鱼紧紧地缠裹住,才继续往上起网。
大狗鱼已经露头了,丁得胜趁机把锊钩伸进冰窟窿里,猛地往上一提,那锋利的钩尖立刻刺进鱼肉里,牢牢地把狗鱼钩住。大顺子就势紧紧掐住鱼头,另只手兜住鱼身子,连网带鱼一起抱在怀里,离开冰窟窿好几步,才放下。
大狗鱼在厚厚的积雪上连着跳跃了几下,湿漉漉的身上立刻沾满雪。那些雪很快融化了,成了一层冰水,紧裹在狗鱼身上。它的所有分水全张开了,不停地痉挛着,渐渐冻硬,直挺挺地躺在积雪上,一动不动了。
大顺子把两只湿漉漉的手在衣襟上擦干,从兜里掏出塑料袋的烟口袋,捏了撮碎烟末撒在卷烟纸上,递给丁得胜,然后自己也卷了支指头粗的旱烟叼在嘴上,划火点上,狠狠吸了一口,才美滋滋地打量着大狗鱼:这条鱼可真大呀,身子足有大碗口粗,一米多长,少说也有二十七八斤。
“这么大的狗鱼,这些年可真不多见了,有十七八斤吧?”丁得胜也在看着那条横在积雪上的狗鱼,讨好地对大顺子说,“嘿,伙计,干脆把它卖给我吧,给你三百块钱怎样?”
封江后打的狗鱼,一斤少说也能卖二十五六块钱,想三百元钱就买走,倒是挺会算账!大顺子想好好气一气丁得胜:“你也不倒腾鱼,买鱼干啥?不卖,给多少钱也不卖!等封江以后,拎回家让老婆汆狗鱼丸子。”
丁得胜本想把这条狗鱼买下来,转手再卖出去,好挣两个钱花。可大顺子不但不卖给他,还说了这一堆气人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讥讽地说:“嗨,还真没看出来呀!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大方了,这么大的一条鱼也舍得自己吃?是不是你媳妇水月儿给你挣到钱了?”
丁得胜说点别的还好,哪怕是骂他八辈祖宗,大顺子也不会这么生气。可丁得胜又提起了他家的水月儿,故意揭他的短,说水月儿从别的男人手里挣钱给他花。顿时把大顺子的脸气得铁青,拳头也攥得紧紧的。只见他慢慢站起来,眯缝起那双小眼睛,凶狠地瞪着丁得胜:“你刚才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见大顺子一脸凶相,丁得胜心里也有点毛了。怎么说,他也是个七尺高的汉子呀,不可能轻易地在别人面前服软,硬着头皮说:“再说一遍?再说一遍,你还敢把我咋的呀,还能咬我一口?”
大顺子一把抓起插在积雪里的铁锹:“妈的,我看你小子是想要找死呀!”
见大顺子脖子上的青筋一根根蹦起了老高,知道这小子真的急眼了,要和他拼命。丁得胜这才害怕了,一边紧着朝后退,一边结结巴巴地解释说:“大顺子,你别误会,没那个意思,真的大顺子,没,我真的没有……”
“我操你祖宗的!你说,没那个意思,到底是什么意思?”大顺子那双小眼睛气得血红,抡起了手里的铁锹,朝着丁得胜砍过去。
丁得胜吓得脸色惨白,急忙朝后退了两步,躲过带着风声砍下来的铁锹,结结巴巴地说:“你,你这是干什么!干什么呀,大顺子?不过说……说句玩笑话嘛,要出人命的!”
砍空了的铁锹,随后又抡了起来,他恨不能一下子把丁得胜劈成两半:“我就是要你……把那张臭嘴永远……给我闭上!”
见大顺子真的玩命了,丁得胜也顾不上再解释了,连连朝后退了几步,接着转身跟头把式地朝地窨子蹿去。大顺子跟在后面紧追了好几步,看看实在撵不上跑得像只受惊兔子似的丁得胜,随手从把铁锹甩了出去。
铁锹贴着丁得胜的头顶飞过去,扎进前面的雪堆里。锹把在雪地里颤抖了好几下,才停了下来。见没砍着丁得胜,大顺子指着他的背影叫骂着:“姓丁的,咱们不算完,等回去,再和你算账!”
2
寒冬腊月,亮天特别晚,六点多钟天才亮。别看水月儿已经快四十岁了,可她的胸脯还是挺挺的,身腰纤细,从后面看上去,比村子里的那些年轻姑娘还要显得风情万种,更有女人味儿。
在县城念完高中后,回到村里的捕鱼队织网的那年,她才十八岁。十八岁,正是女孩子情窦初开的年龄。村里人见她都说,这姑娘长得越来越好看了。听到村里人的夸奖,她只是害羞地一笑,别看她嘴上不说啥,心里可是美滋滋的。甚至从小一起玩大的女友小梅楼着她的肩膀说:“水月儿,你长的真好看!我要是男人,一定娶你当老婆。”
听了小梅的话,水月儿的脸顿时羞得红到耳朵根子。她用手指刮着自己的脸蛋说:“一个大姑娘家家的,说这种疯疯癫癫的话,也不嫌害臊?”
小梅大咧咧地说:“大姑娘咋了?哪个女人不是从姑娘的时候过来的,我看你以后嫁不嫁人?”
水月儿笑着说:“我不嫁人,当一辈子老姑娘。”
别听水月儿这么说,小梅的话还是引起了她满肚子的心思,不由得暗暗伤感起来。在县城上高中的时候,水月儿偷偷喜欢上了一个人。那时,她每天清晨醒来的时候,都憧憬着美好爱情的突然降临,希望能嫁给像班级体育委员高凤翔那样的大高个儿青年。
高凤翔长着一米八十多的大高个子,不仅是他们县一中长得最帅气的男生,还是学校篮球队的中锋。每次学校里组织篮球比赛,都能看见他在球场上来回地奔跑,动作十分潇洒,利索。篮球场旁边围了好多大胆女生在那里看他打球,有个胆子特别大的女生,还喊着他的名字,给他加油。
晚上躺在学生宿舍的床上,她时常这样幻想着:要是以后真的能嫁给高凤翔,再生个孩子,一家三口十分和美地生活在一起,该有多么幸福呀!每逢想到这儿,她就会觉得脸在发烧,滚烫滚烫的,尽管宿舍已经熄灯了,她还是觉得不好意思,悄悄地拉起被子,把自己的头蒙上。可高凤翔是县城人,而她家却在渔村,命中注定他们不可能结成为夫妻。每逢想到这些,水月儿只能暗自垂泪。可小梅并不知道水月儿的心思,仍旧不依不饶地说:“你就别嘴硬了。我看你呀,比谁都得先嫁出去!你没看见村子里的那些小伙子看见你,连眼珠子都不会转了吗?尤其是大顺子,见你就像一只饿狗见到了一根肉骨头,哈喇子都快淌下来了。”

共 29571 字 7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文字反复看了数遍,因为时间关系更多的是因为文字中的内涵。这是很常见的三角爱情故事,一个女人与两个男人的纠缠,但是作者却给予了读者全新的感受。心里装着高凤翔的水月却被大顺子 后无奈下嫁,与高的意外重逢让原本认命的水月心中又泛起了爱的波纹,因为对大顺的恨,对生活的无望,这个温顺的女人开始用偷情反抗命运。两个男人一个揣着与水月两情相悦的甜蜜,一个背着水月沉重的诅咒上岛捕鱼,然而两个人心中又都揣着对水月的思念而归心似箭。归途中大顺失足落水高选择了置若罔闻,得到消息后的水月却拼了性命也要把大顺救回来,在作者惨烈的描述中,那一刻的水月已经忘记了自己。作者对文字的驾驭能力让人极为倾佩,开篇便陷入作者营造的残酷生存环境和两个男人复杂的关系当中,其后作者又用插叙的手法把造成这种复杂关系的原因轻轻揭开,让读者对大顺的形象极度下降,他的猥琐与下流让人鄙视,他的下场应该是罪有应得,而高凤翔这个人物除了给人一种浪漫多情的感觉之外,总有一种无力感,他即不能忠于家庭与妻子,又不能给心爱的女人一个归宿,最终他面对大顺生命危险时的表现更让读者坚定了这种看法,这是一个外表高大内心却不能顶天立地的小男人,作者给水月的笔墨并不太多,只有几个场景,被大顺 下嫁时的娇弱无奈,与高相逢相爱后的娇媚含羞,抢救大顺时的不顾一切,仅这样,这个女人便活了起来,就如冰天雪地里的一束小花,虽然脆弱却开出了自己的筋骨,最后的水月让我们看到了一日夫妻百日恩的亲情,看到了恨意这外的大爱,也看到了善良与人性在危难时刻的回归。作者非常善于用环境描写来烘托故事情节,故事张驰有序引人入胜,极为精彩的人性故事,推荐共赏。【编辑:瞳若秋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X012102602】
1 楼 文友: 2012-10-26 12:52:55 又一篇冰天雪地中的爱情传奇,这篇小说编辑了很久,让渔夫着急了吧,最近工作太多,而关键的是渔夫的文字得静下心才能写好按,问好。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2 楼 文友: 201 -02-22 10: :4 小说把人物放在情感矛盾和险恶环境中进行刻画,讲述的故事惊心动魄,把人性的善恶刻画得非常生动感人。小说特别善于安排故事情节,把大顺和高凤翔的行动交替描写,这样把大顺夜晚的独自回家和掉 青沟 的命运写得悬念重重,一直到小说结尾这悬念也还留着。这种处理,不仅让小说把读者留在紧张的悬念之中,而且把人物放在性命攸关的环境中刻画,把高凤翔的自私和卑鄙,把水月的善良和人性,写得非常感人。小说在爱情命运和人性善恶的搏斗中,表达出了值得我们思考的人性主题。小说的独特地域环境的描写,写出了故事的真实性,很好地推动了故事情节,刻画了人物处境,表现了人物命运,表现了人物性格。另外,水月安全时期和灾难时期对高凤翔的感觉和认识,是值得我们思考的,不管是爱情也好,还是为人处世也好,这些都值得我们思考。好小说! 语文教师
 楼 文友: 201 -02-22 21:56:41 作者对于环境的描写非常精彩,并以之烘托情节与主题,更显大气磅礴。对人物的塑造亦是各有性格,骨肉丰满,好作品。
4 楼 文友: 201 -02-26 21: 0:04 我粗犷豪放的黑龙江老乡,真情来时却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真情和生命都这样悲壮,让人扼腕叹息。 项庄舞键盘,打字说英雄。
5 楼 文友: 201 -02-28 19: 5:54 老乡渔夫的小说总是这样感人,激起人的思索共鸣感叹。 秋心如水小孩便秘吃什么
小孩眼睛红有眼屎
小孩老是流鼻血
孩子上火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