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媒体析中国公共外交挑战讲好中国故事

发布时间:2019-06-09 06:57:33
小儿便秘饮食注意什么
新生儿黄疸好不好治疗
宝宝腹胀的症状

继十八大报告提出“将扎实推进公共和人文外交”后,一个专门的中国公共外交协会也已于2012年底成立。协会秘书长宋荣华认为,消除外界对中国发展道路、发展方向的不信任和怀疑,是中国公共外交面临的最紧迫难题。

不过,尽管致力于把一个真实的中国介绍给世界,但失语、误解依然难免,甚至不乏事倍功半之举。公共外交从理念到行动,之间仍横亘诸多挑战。

中国故事应该怎么讲?

用好国家力量

在赵启正看来,发出声音,并被受众听进去,即所谓“话语(权)力”。公共外交离不开话语力。

话语力的强弱,则首先取决于一国之综合力量。赵启正表示,在中国综合国力迅速上升的时代背景下,世界更加重视中国,中国也愿意把自己的情况说出去,这是中国公共外交最好的时机。

“国家强,话语力才重;国家弱,话语力就轻。”赵启正说。

但国家力量若不加以善用,则生硬有余,即便投入大量资源,往往事倍功半。

在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韩方明看来,拓宽对外宣传渠道,固然有助于改进公共外交,但仅是大量开通对外传播的媒体渠道,不足以改变软实力的弱势。还须探索公共外交和人文外交的新方式,关键是加强中央的“整盘棋”统筹能力。

赵启正提议重视“国家的修辞力量”:在国家实力一定的前提下,国家修辞可以增强国家的话语力,并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国际舆论。“比如,美国一向非常注重国家修辞的作用,其总统就职演说就常常达到国家修辞的极致。”

“国家修辞”离不开一些关键话语,后者体现了国家的核心价值观。“对内形成统一认识,对外获得广泛理解”,赵启正说,但如果只是一些外国人难懂的政治词汇,反而达不到预想的“政治效果”。

在专业人士眼中,这种更具修辞效应的核心词汇近年来不断涌现。比如,中国人民大学特聘教授王义桅认为,中国阐释、中国诉求、中国期盼,凝聚成一个词就是“中国梦”。这个梦超越中国发展层面,着眼于发展之后的中国选择,让中国有更强劲的精神动力,也让世界明了中国的追求。

不必特意“整容”

4月7日,博鳌论坛“公共外交与跨文化交流”的分论坛上,主持人、中国人民大学校长陈雨露提问:中国公共外交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赵启正着重提出了语言和信仰的障碍。他又补充:“我们一旦交流、说清楚了,这种障碍就可以跨越。公共外交活动一定是跨文化的活动。”

“文化交流是政治、经济交往的基础,需要有形式多样的跨文化产品,但切不可闭门造车。”赵启正表示,比如,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国内的外文出版物中少有精品。

主动树立有影响力的文化品牌固然不可或缺,深入民间的“借力”也颇显成效。一部中国家庭伦理剧在坦桑尼亚热播,连到访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专门评价:“这使坦桑尼亚观众了解到中国老百姓家庭生活的酸甜苦辣。”

“公共外交就是表达你自己身边的真实的中国故事,不必特意去‘整容’,只要‘洗干净脸’就可以了。”赵启正说,国家关系基础是民间的互相理解,只有与外国公众建立了比较亲密友好的关系之后,两国的全面关系才能不断改善提升。

宋荣华认为,特别要加强民间的友好交流。政府和社会团体应为民间交流多牵线搭桥,更多地鼓励、扶持民间力量去挖掘中外交流的好题材、好故事、好方法。

培养智库人才

对于陈雨露的提问,来自英国的中国问题专家麦启安(AlistairMichie)则认为,中国公共外交的挑战在于如何把政策变成行动。“在国内使用的方法在国外不一定奏效,”他建议,应进行大量培训,帮助中国的政府官员、企业领导者了解如何更好地与世界进行沟通交流。此外,要“更关注吸引年轻人的互联”。

《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作者库恩表示,中国媒体的宣传工作做了很多,但外国人有时并没有关注。真正关注的时候,95%是在出现问题的时候,而不是有好东西的时候。“中国需要加强负面问题报道的公共外交,这可能成为你讲述故事的最佳时机。”

专业人才的培养因此被反复提及。陈雨露认为,高校应在中国的公共外交事务中发挥更重要作用。他介绍,中国人民大学成立了公共外交研究中心,就是要发挥学科综合优势,并在将来联合相关院校,努力建设成为中国公共外交的智库。

赵启正表示,有效开展公共外交,需要从政府和公众两个层面作出努力,可“及时对公共外交活动的效果进行评估,不断地修正实施办法”。□文/董瑞丰

江苏如皋麝香鸭养殖户鸭窝里的金凤凰
血管老化的症状有哪些 血管保养吃什么
海门一男一女被杀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