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艾泽拉斯之救赎 075章 伊瑞尔与竞技场?

发布时间:2019-10-12 21:20:08

艾泽拉斯之救赎 075章 伊瑞尔与竞技场?

“哈哈,细皮嫩肉得让人流口水。”长发飘飘的碎手兽人略显激动地摩挲着刀刃,也不知道是在对幼狼还是德莱尼女孩吼道。

看着这个恐怖的生物一步步朝自己走进,阿莱娜不断后退,紧张之余,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不过,她顾不上疼痛,手脚并用着向后挪动。

因为停下来,会死!

嗷嗷——

幼狼浑身颤抖的幅度变得愈发剧烈,它很清楚地明白,接近自己的不只是这个粗鲁野蛮的生物,还有死亡。即便如此,恐惧没有让它屈服,它依旧低吼着站在女孩面前。

“不错的眼神。”虽然是赞许,可兽人嘴角冰冷的笑容让人毛骨悚然,“今天的午餐一定格外鲜美!”

“妮妮!”冰冷的刀刃在视线中高高举起,眼看自己的玩伴就要命丧黄泉,阿莱娜绝望的呼喊顿时远远传开。树丛中的大片飞鸟应声惊起,在这嘈杂的鸣叫声中,一道低沉的呼嚎显得格外醒目。

兽人刚准备手起刀落夺走幼狼脆弱的性命,一抹金光突然在视线中放大。

当!

圣光组成的锤子重重击打在兽人的臂刀上,巨大的力量侵袭,即使是如此强壮的身体也难以招架,随着一道怒吼,直接倒飞进了背后的灌木丛。

审判,圣骑士最常用的远程打击手段,不俗的伤害能力和较短的技能CD有效弥补了近战职业者腿短的劣势。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阿莱娜和妮妮几乎同时转过头来,看着出现在视线中的德莱尼少女,喜悦的神色立刻爬上了她们的眉梢。

“伊瑞尔姐姐!”

缓解危机,伊瑞尔长长舒了一口气,不过,她依旧没有放松神经:“阿莱娜,快,带着妮妮离开那里!”

“哈哈。”就在女孩儿和幼狼急急忙忙逃到伊瑞尔身后的同时,洪亮的大笑声回荡在丛林之中,那个灰白皮肤的兽人再一次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之中,“有意思,至少还能让我活动活动筋骨。”

伊瑞尔的眉头紧紧皱起,审判可是圣骑士的中阶攻击技巧,一般人挨了这么一锤子,就算没有脑花四溅,但锤断几根骨头什么的还是很轻松的。

可对方看起来,毫发无损。

“来吧,小姑娘,让我好好乐一乐!”兽人甩了甩断臂,锋利的弯刀呼呼作响,伴随着恐怖的笑声,整个人化作坦克般发起了冲锋。

伊瑞尔不像瑞斯塔兰那样见多识广,在她看来,兽人只是对她发出骇人至极的吼叫。内心一阵颤栗的同时,她紧紧抓住了手里的武器

近了,更近了!

危险以难以捕捉的速度接近,激增的肾上腺素让伊瑞尔暂时忘却了恐惧,眼看敌人抡起了手里唯一的武器,她双目一凛,竟是做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应对。

原本标准的防守姿态突然中门大开,随着圆盾被撤下,一柄闪耀着圣光的长剑呼啸而来。

当!

显然,对于德莱尼少女的反守为攻,兽人也十分意外。冲锋的脚步突然骤停,原本高高举起的臂刀不知什么时候顶住了长剑。兽人突然笑了,面对一个小小的德莱尼圣骑士,他竟然选择了防守?

战斗的胜负是一瞬间的事,见对方走神,伊瑞尔自然不会放过机会,左手紧握,抓着圆盾狠狠一拳击出!

然而,接下来并没有听到盾击敲碎骨头的声音。

独臂兽人抬起粗犷结实的右掌,死死抓着盾牌的边缘,任由伊瑞尔如何使力,没有前进分毫。

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如电流般侵袭全身,伊瑞尔想要收回架势向后退开,但为时已晚。

只听一道巨响,包裹着金属护膝的鞭腿重重击打在少女的腰间。

仿佛整个身体被撕成两半,巨大的力量带来无与伦比的痛苦,让伊瑞尔根本无法控制自己,整个人飞出老远,狼狈不堪地摔在泥地之中。

兽人的目光停留在金属护膝上那一根根尖锐倒刺上,蓝色的鲜血和甜美的气息让他整个人的情绪都变得高昂起来。

反观伊瑞尔,右腰的板甲已经变形,数个深浅不一的坑洞嵌入皮肉,顺流而下的粘稠鲜血在光滑闪亮的板甲上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痕迹。

痛,无与伦比的剧痛!

伊瑞尔双手撑地,一次次想要重新站起,但是整个下半身仿佛瘫痪,根本使不上力气。面对死亡,无尽的恐惧如潮水般淹没了她。

“伊瑞尔姐姐!”

阿莱娜从不远的藏身处探出头来,满脸焦急,前脚刚准备跑上前去帮忙,但是却被少女坚如钢铁的目光逼退。

“快跑,阿莱娜,快跑!”

也不知道是恐惧还是不忍,女孩无比纠结地愣在原地,尽管她知道她帮不上忙,但是她没有办法就这样抛下对方独自求生。

“我盯上的猎物,从来,不留活口!”血腥气息冲击,兽人的眼眸萦绕着猩红的光芒,急促的呼吸和肆无忌惮的笑容彰显着他狂暴的意志。

一边催促着女孩逃离,伊瑞尔双手发力拖行着散架般的身体,借助前方的树干勉强坐起,握住仅剩的长剑,死死盯着不断靠近的敌人:“圣光会制裁你,兽人!”

看着剑刃上不屈闪耀着的微弱金光,兽人再一次大笑起来:“你的信仰,一文不值!”

狰狞的弯刀高高举起,随着空气被急速割裂的尖锐呼啸响起,伊瑞尔仿佛嗅到了什么,整个人愣在原地,呆呆凝望着那愈发逼近的锋利刀刃。

那是,鲜血和死亡的气息。

轰!

漆黑的流光在视线中转瞬即逝,巨大的轰鸣掀起大片枯枝残叶,飞溅的尘泥几乎将伊瑞尔淹没。尽管整个人狼狈无比,可少女却露出了无限的惊诧和喜悦。

她认得面前深深插入草地的那柄布满锯齿的大剑。

躲开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兽人立刻将嗜血的目光投向不远处的树冠,一个身披黑袍的瘦弱生物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处决猎物的快感被夺走,兽人心中涌现起无尽的愤怒,然而还不等他用那声势骇人的怒吼进行发泄,对方朝他伸出了食指。

脆弱得仿佛轻轻一掰就能碾碎。

这个念头才刚刚在心里出现,碎手兽人长年来的战斗本能突然传出剧烈的反应。

危险!

咻——

通体晶莹的长枪应声疾射,几乎瞬间贯穿了兽人身后的树干,冰冷的寒霜转眼便将大片树皮冻结成冰。

射歪了?不,这个兽人,在冰枪术临身的瞬间用一个看似不经意的侧身闪过了攻击。

好厉害的闪避技巧!

兰洛斯的眉头缓缓皱起。冰枪术虽然只是三环法术,但它的飞行速度快到令人发指,再加上不俗的穿透伤害和冻伤效果,是咒法师进行突袭的不二之选。

可对方却用如此轻松写意的姿态完美闪避,实在是让人大吃一惊。

与这个看似邋遢,目光却杀意凌然的兽人四目相对,兰洛斯顿了顿,用不太标准地兽人语缓缓开口:“身手不错,兽人,你叫什么名字?”

“哈哈!”发出洪亮而骇人的大笑,兽人用狰狞的臂刀直指对方,“你是第一个敢这么大言不惭评价我的人,作为回礼,我会让你死得明明白白。”

“我是卡加斯·刃拳,碎手氏族酋长,部落的眼睛,和尖刀!”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开车怎么走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要多少钱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怎么搭车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是医保定点吗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怎么坐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